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宅男娱乐 > 正文

关店巨亏加裁员,邱淑贞嫁入的豪门也“豪”不起来了

0 新宅男社 新宅男社 2020-06-09 102

关店巨亏加裁员,邱淑贞嫁入的豪门也“豪”不起来了 宅男娱乐 第1张

作者:沈三万老沈

提起I.T集团,即使你不认识它,也一定认识它的老板娘:香港明星邱淑贞。

1999年,邱淑贞风光大嫁I.T集团创始人沈嘉伟,创下了明星嫁入豪门的又一纪录,结婚时使用的婚车法拉利F50,香港只有四台,当年售价500万之上。

然而,时过境迁,邱淑贞嫁入的“豪门”如今也“豪”不起来了。

近日,I.T集团发布年报显示,2019年度,集团巨亏超7亿港元,创下公司历史上最糟糕业绩。I.T关闭了28家在港澳的分店,沈嘉伟要求员工放无薪假及减薪,引来“变相裁员”的争议。二级市场迅速反应,近一年来,公司股价最高已暴跌近80%,邱淑贞此前近20亿身家大幅缩水。

被称为“潮牌鼻祖”的I.T集团,发生了什么?

曾经的传奇

关店巨亏加裁员,邱淑贞嫁入的豪门也“豪”不起来了 宅男娱乐 第2张

I.T集团和沈嘉伟,曾经是一个传奇。

沈嘉伟出身贫苦,读书只读到了高中。白天在银行干活,晚上开一家小店铺,一个人干两份工养家。

就是这家小店铺,日后摇身一变成为了鼎鼎大名的上市公司I.T集团。它的蜕变之路并不高贵,是从沈嘉伟卖“水货”服装开始的。

沈嘉伟白手起家的路子很简单:他发现,一些潮牌服饰在欧洲和香港存在巨大差价,比如Leivs’牛仔裤,于是他跑去结识了很多空姐,托她们从国外带货来香港由他贩卖。

明眼人不难发现,这运作路径跟现在的“代购”一模一样,没啥技术含量,要的就是一个“快”字。沈嘉伟比如今的代购快了32年,从1988年起就做了水货生意。

如果沈嘉伟只局限于代购,那就不会有后来的I.T了。事实上,在第一桶金之后,沈嘉伟做对了三件事,从此让I.T摆脱了“水货客”的标签,坐稳了“潮牌掌门人”的位子。

第一,金融借贷运作。

沈嘉伟读书不多,但在银行的工作经历让他知道了金融的重要性。金融用好了,就是点金胜手,会将实体经济点石成金。

沈嘉伟马不停蹄地和银行接触,利用借贷运作的优势,不断开分店。1997年金融危机,市况萧条惶恐,沈嘉伟反其道行之,在香港沙田、屯门这些冷门地区迅速开店。2000年,他在铜锣湾一口气开了10家店,霸占了百德新街。

I.T店铺统一的形象风格,在闹市组成了吸引眼球的实体广告,打下了品牌基础。

第二,打通产业链。

沈嘉伟最忌小富则安,懂得向价值链上游攀登:争取品牌官方代理授权、开辟自有品牌。

I.T集团旗下潮店分为大I.T和小i.t。大I.T里的品牌以贵出名,比如Balenciaga,Celine等,适合有大牌需求的客群。小i.t更平价,适合少男少女,比如5cm和izzue。

I.T集团的基本运作也从代购模式变成了品牌买手模式:买手遍布全球,在世界各地搜罗具有价值的品牌,然后争取该品牌的代理授权,放到I.T店里卖。I.T和品牌之间的合作模式也呈现多元化,有的品牌,I.T有参股;有的品牌,I.T与之成立了合资公司,I.T也成为品牌的半个主人。

第三,借靠明星效应。

I.T号称“潮牌引领人”,而服装要“潮”,明星带货是回报率最高的办法。

一场婚礼,沈嘉伟由此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位贵人:邱淑贞。

邱淑贞是香港最著名的“性感女星”,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,认为这就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唱唱歌演演戏而已。但试想,在香港残酷无比的娱乐圈,多少人起起落落,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见得一定会成功,邱淑贞能数十年坐稳“香港性感女星第一人”,怎么可能会只是年轻貌美?

婚后,邱淑贞对I.T集团可谓功高无比。

第一功劳,在带货上。邱淑贞曾亲自前往欧洲等地为I.T集团做买手,经她挑选、穿过的款,都在香港成为了热门款,I.T由此大赚。

第二功劳,在人脉上。因为邱淑贞的人脉,沈嘉伟和娱乐圈搭上了线,香港顶尖艺人纷纷为其站台。比如自有品牌izzue,沈嘉伟就邀请到了张曼玉担任设计师,izzue一度爆红。值得一提的是,事实上,“设计师”张曼玉从无服装设计经验……

但这丝毫不影响I.T的爆红,明星+潮牌,本就是商业最好招牌。

2005年,I.T在香港上市,沈嘉伟个人账面财富在当时就达到了10亿港元。顶峰阶段,I.T代理了300多个时尚潮牌,并拥有20多个自有品牌。截至2019年8月31日,I.T集团在中国的店铺数量多达834家。

但即便如此,I.T也没有逃过后来的颓势。

颓势

关店巨亏加裁员,邱淑贞嫁入的豪门也“豪”不起来了 宅男娱乐 第3张

I.T的颓势,始于两方面。

第一,内地客流贡献的下滑。

早在2011年年报会议上,时任I.T集团财务总监的邝国裕就表示,香港消费力萎缩,来港“自由行”人数也在减少,为了吸引客流我们加大了促销的力度,这也导致我们的毛利大幅减少。

据一名I.T员工向《新经济》杂志表示,该集团在香港70%的销售额其实都是来自“自由行”的大陆游客!

2019全年,香港零售业销售额较上一年下跌约11.1%,为香港年度零售额3年以来首次下跌,且跌幅与2018年8.7%的升幅差距颇大。

2020年4月,访港旅客初步统计约为4100人次,同比下跌近100%。其中内地旅客为2945人次,同比下跌约99.9%,这再次加剧了香港零售业的萧条。

为此,I.T在一年里关了港澳地区28家亏损店铺,依然无法止住颓势。

第二,“港风潮流”的冷却。

I.T自2002年进入内地市场,一度被视为内地潮流意识的启蒙者。但近年来,其在内地越来越难引领潮流了。

2019年,I.T总营业额77.19亿元,按年减少12.6%。其中,在港澳地区营业额25.8亿元,按年减少23.3%,同店销售按年减少23.2%;中国大陆地区营业额37亿港元,按年减少9.4%,同店销售按年减少5.3%。

可见,内地销售额撑起了目前I.T销售额的半壁江山,一旦这半壁江山动摇,势必将动摇其根基。而有刚大学毕业的内地消费者表示,I.T的“港味潮流”已经是她初高中时所认为的“时尚”了,他们的定位一直没变,I.T好像不知道,内地消费者一直在进步。

进步的内地消费者

近年来,不断涌现出曾经引领行业的老牌龙头在内地市场遭遇“滑铁卢”的现象。

比如I.T,比如克莉丝汀。

而这些品牌,都有着共同的经历:在内地消费市场“觉醒”之前,早早进入,成为了内地认识“外界潮流”的桥梁,由此赚取了丰厚回报。而之后,这些品牌也都犯下了相同的错误:依然带着几十年前的高傲,企图以行业引领者的姿态,继续引领内地消费者。

殊不知,骄兵必败,如今的内地消费者,早已不是被引领的对象,而是奋起直追,翻身成为了引领者!

大江南北,自主品牌不断涌现,“网红效应”、“国货新潮”一度成为了内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淘宝、天猫等平台的崛起,更是给了白手起家的中小品牌最好的试水地,内地一骑绝尘的电商时代由此拉开了轰轰烈烈的大幕。

如今,前有淘宝天猫巨头坐镇,后有抖音快手直播崛起,中间还有微博小红书等一群社交媒体不甘寂寞抢消费力,国外快消巨头更是线上线下齐发力,企业老总们从60后到90后都纷纷放下身段,直播卖起了自家货。如此汹涌多变的内地消费市场,哪还有你一个“骄兵”的位置?

当I.T对发力线上不屑一顾、最终不堪业绩压力开启线上业务并认为这是对消费者的让步时,当克莉丝汀创始人感叹“以前在内地,特别是在长三角,随便怎么开店都有生意做,但现在不行了”时,殊不知他们自身早已岌岌可危——

你看不懂的内地消费者,才是未来。

新宅男社

新宅男社

TA很懒,啥都没写...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Z-BlogPHP,by©2016-2019(浙ICP备15018621号-1)本站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投稿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不慎侵害的您的相关权益,请留言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!